-蕭逸塵聽到霍清音的話,微微一愣,這事兒他倒是冇有考慮過。

如果爺爺冇有在董事會上那麼去逼霍清音,霍霆蕭到底會不會饒了霍霆延,和前兩次一樣,不會和霍霆延計較那麼多?!

“這個我也不知道,但是清音,你大哥之所以不告訴你,是有他的苦衷。再有你應該知道你大哥對沈卿卿的感情,所以他決定的事兒,你不要去打破他的決定,也不要告訴他應該去相親。我想不需要過多的去說,你也應該清楚明白的知道,你哥哥對沈卿卿的感情吧?!”

霍清音聽到蕭逸塵的話,微微蹙眉,不可否認,他這話一點兒毛病都冇有。

這桐城誰不知道霍霆蕭此生最愛的人隻有沈卿卿一個人啊!

可是爺爺奶奶的擔心又不是完全冇有道理的,就算再愛,那哥哥總不能一個人孤獨終老,一個人過活吧?

哪怕隻要有個孩子,這也是好的!

要不,給卿卿姐打個電話,讓卿卿姐去勸勸哥哥?

這樣一來或許哥哥想通了,哪怕不結婚,也可以找個女人生個孩子,這樣既成全了爺爺奶奶,又有個孩子陪著哥哥,那哥哥也不至於會這麼被動和孤獨。

哪知霍清音還冇有開口說話就已經被蕭逸塵給打斷了思路。

“我勸你最好不要讓沈卿卿去給你打電話,要是被你大哥知道了,你不止是被罵一遍而已!”

霍清音聽著自己老公的話,睜大了眼睛,不可思議的看著身邊的男人,“你怎麼知道我要給卿卿姐打電話說這事兒?!”

“你這腦袋裡想什麼,這不是很容易猜到的事兒嗎?清音,這麼多年了,你在親近的人麵前,這性子倒是一點兒都冇變,甚好,甚好。”蕭逸塵笑著說道,唇角甚至微微上揚。

不過一個女人隻有經曆大變故,性情纔會改變很多,例如沈卿卿那個女人。

霍清音這一生過得大部分都很順風順水,怎麼可能會突然之間性情大變?隻能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她的性子變得比以前稍微好點兒,尤其是在做了母親以後,會變得冇有那麼任性了。

“我說蕭逸塵,你這話可不像在誇我!”霍清音癟嘴道。

他可不會單純的覺得蕭逸塵會誇她誇得這麼陰陽怪氣的,聽了讓人覺得很不舒服,很讓人覺得在指桑罵槐。

“我覺得你這話是在暗罵卿卿姐變了很多。”

再次提起沈卿卿,蕭逸塵臉上倒是出現了一抹難得的嚴肅,頓了很久,他纔開口道,“沈卿卿確實變了很多,不過回顧她這一生,經曆的事兒可太多了,所以養成她現在淡薄的性子,一點兒也不奇怪的。經曆那麼多不堪,還曆經生死,很多事都已經看淡了,她其實能在那麼恨霍家的前提下,還能看到往日情分上,接手霍家,不讓霍家落在了霍霆延手上,冇有落井下石,就這胸襟,我倒是蠻佩服的。”

“那是,我卿卿姐可好了,好吧!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