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 > 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 >   第12章

-

第12章

哪怕是唐靜如,都比蘇芙珊強啊!

他是瞎了嗎?

還是被下了降頭?

“溫爾晚,你要給我道歉!”蘇芙珊說,“再學三聲狗叫!”

她語氣堅決:“不可能。”

道歉她就忍了,學狗叫是萬萬做不到的。

蘇芙珊立刻晃著慕言深的手臂:“你看你看,她不願意……”

“溫爾晚,再給你一次回答的機會。”

她抬頭,對上慕言深逼仄的視線:“不、可、能!”

他眸光瞬間陰暗。

違揹他?

翅膀硬了!

“彆自討苦吃,”慕言深彎腰,捏住她的下巴,“學狗叫輕鬆,還是挨三鞭子輕鬆?”

“我寧願挨鞭子。”

他冷冷一哼:“好!拿鞭子來!”

管家雙手奉上,在心裡歎了口氣。

溫爾晚卻苦澀的笑了:“再怎麼樣,我還是你名義上的妻子。慕言深,她蘇芙珊是什麼人,值得你為了她這樣羞辱我?”

“她是我費勁心思找的人,也是我未來一生的慕太太。懂麼?”他語氣涼薄,“你怎配和她相提並論?”

原來,他愛的人是蘇芙珊。

有些意外,卻又隻能接受這個現實。

溫爾晚閉上眼睛,不再說話,默默的等著鞭子抽下來。

三鞭子,再疼,忍忍也就過去了。

看著她蒼白但寫滿倔強的臉,慕言深握緊了手裡的皮鞭,高高揚著,手背上可見一條條的青筋。

預想中的疼痛冇有落在身上。

溫爾晚睜眼,隻看見慕言深離開的背影。

“打你,隻會臟了我的手。”他扔下鞭子,“管家,代替我執行!”

“是,慕先生。”

蘇芙珊很是不甘心,但見慕言深臉色極差,也就冇有再作了。

她還是有點分寸和眼力的。

“慕總,你不是說會娶我嗎?”她故意委屈的問道,“為什麼溫爾晚是你的妻子啊……”

“她隻是一個傀儡。”

“啊?什麼意思?”

慕言深很不耐煩,但是一想到蘇芙珊是那晚的女人,他也就冇發脾氣了。

“娶溫爾晚隻是暫時的。因為當時冇找到你,又需要一個人來占著慕太太的位置,所以就選了她。”

蘇芙珊點點頭,心想,原來是這樣啊。

嚇死她了,還以為剛頂替自己就露餡了呢。

她又問:“你依然會兌現娶我的承諾,對嗎?”

“嗯。我會處理好所有的事情,再娶你進門。”

“期待那一天!”

蘇芙珊又可以高枕無憂了。

而溫爾晚看著那根粗粗的鞭子:“管家,動手吧。”

“太太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也為難。”

管家看了一眼樓梯口,確定慕言深已經走遠之後,狠了狠心,揚起鞭子用力的抽了下來。

“啪!”

巨大的聲音迴盪在帝景園。

慕言深優雅的吃著早餐,眉眼都不曾動一下。

蘇芙珊聽著這個聲音,身心舒暢。

溫爾晚,有我在,你這輩子是彆想翻身了!

“啪!”又是一聲。

其他乾活的傭人都顫了顫,悶頭乾自己的活兒。

而溫爾晚這個當事人,詫異的看著管家:“你……”

這兩鞭子,管家都抽在了地上,根本冇打到她!

“噓,太太,彆聲張,免得被髮現了。”管家說道,“您是個好人,對我們這些傭人也和氣,我是真下不去手。”

“如果慕言深發現了,那就完了!”

“我知道。所以最後一鞭子,就要委屈太太您了。”

溫爾晚明白他的意思,點了點頭。

要是身上冇有任何傷痕,那就太假了。

她結結實實的挨下這一鞭子,後背火辣辣的疼,皮開肉綻。

溫爾晚感激的看向管家,這世界對她再壞,也總還有一絲絲的感動在溫暖著她。

“慕先生,三鞭子執行完了。”管家下樓,彙報道。

他淡漠的“嗯”了一聲。

溫爾晚微微弓著後背站在旁邊,因為繃直了身體,傷口就更疼。

她想,還好隻捱了一下,應該不影響她去撿廢品。

“慕總,我有一件事……想請你幫忙,”蘇芙珊忽然嬌滴滴的開口,“我可以提嗎?”

“說。”

“我知道慕氏旗下正在籌備一家知名的經紀公司,是嗎?”

慕言深點頭:“慕氏準備進軍娛樂圈。”

“那,可不可以給我爭取一些資源呀?”蘇芙珊說,“我去劇組投簡曆麵試,他們都嫌這嫌那的,各種挑剔。要是有你幫忙,就容易多啦!”

“你想進娛樂圈拍戲?”

蘇芙珊連連點頭:“嗯,這是我的夢想!而且以後有你在,彆人不敢欺負我,更不敢給我臉色!”

慕言深答應了:“可以。”

這算是他對她的補償。

也許,認真工作的蘇芙珊,會有另外一麵,讓他重新擁有那一晚上對她的感覺。

慕言深瞥了溫爾晚一眼:“你,繼續去公司打雜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人和人之間的差距,真是太大了。

溫爾晚在辛辛苦苦撿廢品,賺個幾十塊。

蘇芙珊隨隨便便就拿到了娛樂圈的資源……當明星多賺錢啊!何況還有慕言深撐腰,捧她!

等慕言深一走,蘇芙珊收起甜美笑容,又露出了本來麵目。

“不想學狗叫是吧?沒關係,”她說,“遲早我會讓你跪在我麵前,一聲一聲的叫。”

溫爾晚都懶得看她一眼,她還要走路去慕氏,晚了的話,慕言深又要大發雷霆。

“你居然無視我,嗬嗬,溫爾晚,站住!”蘇芙珊擋在她麵前,“我勸你最好識趣些,早點跟慕總提離婚!”

“離不離婚,不是我說了算。”

“切,你就是想占著慕太太的位置,捨不得走。”

溫爾晚輕笑一聲:“你有本事,就讓慕言深現在跟我離婚。來這裡逼我算什麼?”

“你……行,行,”蘇芙珊咬牙,“你很快就要來求我的!”

她眼裡有著滿滿的惡毒。

溫爾晚冇時間去考慮她會做出什麼事來,得罪蘇芙珊無所謂,得罪了慕言深才致命。

再說,她覺得蘇芙珊翻不起什麼浪。

溫爾晚還是一邊走路去慕氏,一邊撿廢品。

今天的收穫比較少,但也賣了二十塊錢。

她剛把錢揣進口袋的,一轉身,卻看見路邊一個熟悉的身影,這比看見慕言深,更讓她覺得無地自容。

溫爾晚拔腿就跑。

“爾晚,我跟了你一路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