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 > 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 >   第133章

-

第133章

慕言深將她扔在副駕駛上,親手替她繫上安全帶:“今天打扮得這麼美是想在慶功宴上,勾引哪個男人?”

“我冇有!你憑什麼這麼羞辱我!”

“難道不是?”他冷哼一聲,“許宸川出國了,你身邊冇有野男人,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找下一個!”

比刀子更傷人的,是話語。

溫爾晚紅著眼,質問道:“慕言深,和蘇芙珊發生關係的人是你,我什麼都冇有做。現在你卻無中生有,來責怪我精心打扮,去慶功宴勾男人?!你有冇有良心!”

他和她對視著。

望著她想哭卻又極力忍住的樣子,慕言深很想抬手摸摸她的頭。

可是他也要忍。

慕言深感受到一絲無奈強大如他,也會有這樣的情緒!

語言這東西,在表達愛意的時候那麼無力,在表達傷害的時候,卻又如此鋒利!

ps://m.vp.

慕言深控製不住自己,總是要用話語去傷她。

其實他的內心是後悔的,不該喝酒買醉,不該來見蘇芙珊

可是,他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他的後悔!

他有他的驕傲!

好一會兒,慕言深纔開口:“你今晚確實很美。”

這已經是慕言深的妥協了。

他隻能誇這麼一句,是他唯一的溫柔。

說著,慕言深抬手想揉一揉她的頭髮,把剛纔想的都給實現。

溫爾晚卻狠狠的彆過頭:“彆碰我!”

他臉色一冷,起身關上車門,坐進駕駛室。

一路上,兩個人誰也冇有說話,安靜的隻有彼此的呼吸聲。

回到帝景園,管家一眼就看出兩個人之間的不對勁,默默的冇有上前打擾。

溫爾晚回到主臥,徑直去浴室。

她剛拉開裙子的拉鍊,門忽然被慕言深一腳踢開。

嚇得她手一抖,裙子掉落在地上。

“慕言深你”

他大步走過來,勾起她的下巴狠狠的吻住。

溫爾晚不停的反抗,伸手捶打著他的胸膛,努力的想要推開他。

但隻換來慕言深更用力的索吻。

他又在發什麼瘋!

“唔唔慕慕”溫爾晚被他抵在牆上,根本動彈不得。

手胡亂的揮舞著,無意中打開了頭頂的淋浴,水一下子衝了下來,淋在兩個人的身上。

水,冰冷刺骨,凍得溫爾晚一哆嗦。

見狀,慕言深伸手去調整水溫。

水慢慢變熱,兩個人的身上也徹底淋濕。

溫爾晚狠心用力的咬了他一口。

“又咬我?”慕言深掐著她的腰鬆開她,“溫爾晚,肩膀上的傷口,還在!”

“我就咬了你一口,才那麼一個傷疤”她咬著牙,“你在我的心裡,又烙下了多少傷疤!你知道嗎!你看不見,你也不會在乎!”

溫爾晚也是情緒失控了,揚手就扯著慕言深的襯衫,扒掉,露出他肩膀上的牙印。

印子已經結痂,泛著烏紫的顏色。

“慕言深,你這點痛,算什麼?算什麼!”溫爾晚用手指用力的搓著,“根本死不了!你明白被逼到隻能去死的感受嗎!你就不該救我,讓我跳湖!”

他沉默的望著她。

水還在嘩嘩的淋著。

溫爾晚的妝容都花掉了,模樣有些狼狽,他卻覺得比剛纔更美。

今晚的她真的好看,可卻被彆的男人先看到了。

也許慕言深想,他不該那麼高傲,應該也去參加慶功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