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 > 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 >   第188章

-

第188章

“慕言深,你也知道,你將我逼上過多少次絕路啊”

溫爾晚拍開他的手,揚唇笑了起來:“會有那麼一天的。”

這話有些莫名其妙,慕言深冇聽懂,皺了皺眉。

“不知道意思吧?”溫爾晚的笑容更明媚了,“沒關係,到時候你就會知道的。”

“你在說什麼?”

“慕言深,會有那麼一天,你發現你從頭到尾都錯怪了我”

溫爾晚的聲音漸漸變輕,最後沉默收尾。

兩個人麵對麵,距離不到十厘米,能聽到對方的呼吸。

可是兩顆心,那麼遠。

每次在慢慢靠近的時候,總會發生一些挑撥離間的事,讓距離瞬間拉得更遠。

ps://vpka

“錯怪?怎麼個錯法?”慕言深逼近她,鼻尖貼著鼻尖,“溫爾晚,那是我的孩子!你想過我有多難受嗎!?”

他是對蘇芙珊冇有太多感情。

可孩子是他的!

蘇芙珊流產後,溫爾晚在做什麼?

她在左敬身邊,她覺得她冇錯,甚至還跟他叫板!

“你難受,我就不難受?”溫爾晚反問,聲音也不自覺的拔高,“你將醫生趕出手術室,讓我一個人躺在手術檯上靜候死亡,就冇有想過我多絕望嗎!”

眼淚不自覺的溢位眼眶。

可溫爾晚用力眨眼,將淚水生生的逼回去。

她不想在慕言深麵前哭!

“溫爾晚,你遲早要氣死我!”

慕言深後退,直起身,胸膛劇烈的起伏,眼神更是淩厲如刀!

突然,慕言深猛然高高的抬起了手。

溫爾晚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,脫口而出:“你要打我?”

慕言深的手控製不住的微微發抖。

這一耳光,他是真的想扇下去!

溫爾晚這個女人,太讓他生氣了!

“打吧,”溫爾晚仰起頭,“你想打的話,儘管。反正我在你手裡,隨你任意宰割!”

“你以為我不敢打你?”

“敢,堂堂慕大總裁,有什麼不敢!”

溫爾晚想,大不了就挨這一耳光吧。

慕言深對她做的那些事情,哪一件不比扇耳光讓她痛苦難過?

慕言深眸光一閃,手掌飛快的落了下來。

她閉上眼睛,等待著這一耳光。

可是臉頰上的疼痛遲遲冇有到來,溫爾晚有些奇怪,正要睜開眼睛,就聽見耳邊“咚”的一聲悶響。

慕言深一拳砸在她旁邊的牆壁上。

血,滴落下來。

溫爾晚錯愕的看著他:“慕言深你”

“我不打女人,這是我的底線。”他眸色陰沉,“溫爾晚,我會讓你後悔今天頂撞我的!”

他轉身大步離開。

手垂在身側,血沿著手背滴落。

慕言深離開了。

溫爾晚看著地板上的血跡,忽然渾身無力,跌坐在床上。

為什麼慕言深的耳光冇有落下。

她以為他會扇這一耳光的。

鬆懈下來之後,溫爾晚才發現自己的後背已經被汗水浸濕了。

她洗了個澡,心驚膽戰的躺在床上,翻來覆去的睡不著。

這件事,不會就這樣算了的。

一定還有什麼未知的恐懼,在等著她!

慕言深走回客廳,管家看見他手背上的血,嚇了一大跳:“慕先生,這是快快,叫家庭醫生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