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 > 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 >   第237章

-

第237章

“溫爾晚,你跟孩子父親,一定有感情。”他說,“所以你纔會這麼在意!你想給他生兒育女,想和他有聯絡有來往,期盼著和他在一起生活的那一天,是不是!”

“是!”

“你再說一遍!”

“是,是!”

溫爾晚豁出去了,反正她說真話,他不會信,那就順著他的意思,氣死他好了!

“孩子父親說過要娶我,我在等他!”溫爾晚說,“他對我很溫柔,很體貼,他許諾過我未來!這樣的男人,跟你比起來,好一千倍一萬倍!”

慕言深額角的青筋突起。

“你就是要氣死我,溫爾晚,你三言兩句就能氣死我!”

她嗬了一聲,揚起唇角:“我隻是說幾句話,你就這麼受不了啊”

那她呢?她失去的是一個小小的鮮活生命。

溫爾晚的手不停的發抖,慢慢覆上自己的小腹。

一片平坦。

雖然之前也是一片平坦,可她知道孩子還在,和她一起好好活著。

現在呢

冇了,什麼都冇了。

孩子是撐著她好好活下去的念頭,慕言深親手掐滅了這個念頭。

如今溫爾晚最記掛的,也隻有父母了。

但是父母都年紀大了早晚有一天會離開她。

到那時候,她隻有孤零零的一個人,隻有自己,無牽無掛,誰也不能要挾她了。

慕言深站在床邊,居高臨下的望著她:“溫爾晚,你確定要跟我對著乾嗎?”

她冇理他,掌心一下一下的撫摸著小腹。

假裝孩子還在。

“你有兩個選擇,”慕言深開口,“你最好識趣一點,選一個好走的路。”

“哪兩個選擇?”

“一,跟我好好的生活,以真正的夫妻的名義。二,恨我,忤逆我,那你的日子隻會更不好過。”

這樣差距明顯的兩條路,聰明人閉著眼睛都知道怎麼選。

“真正的夫妻”,這五個字代表著榮華富貴,代表著她可以享受慕太太這個身份帶來的所有殊榮。

可是,溫爾晚做不到。

她冇辦法放下仇恨,放下一切,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,卑微而又冇有尊嚴的留在慕言深的身邊,當他的金絲雀,當他的寵物。

她不是攀附他而活的女人。

那也不是她想要的生活!

“我要是選二呢。”溫爾晚看著他的眼睛,“我就不走你給我鋪好的陽光大道,我就要走那座搖搖欲墜的獨木橋。”

“溫爾晚,你不識好歹!”

“不識好歹的人是你!”她仰著頭,“我已經一再退讓了,退到隻要求生下孩子,隻要他活著,哪怕我永遠也見不到可你非要掐死我所有的希望!”

“隻有這樣,我們才能”

“什麼我們!冇有我們!”溫爾晚打斷他的話,“慕言深,我是我,你是你,不是我們!”

這是強烈的拒絕。

慕言深從來冇有被人這樣拒絕過!

他垂在身側的雙手,捏緊又鬆開,鬆開又捏緊。

溫爾晚掙紮著從病床上坐起來,被子從身上滑落,露出病號服。

襯得她臉色更加蒼白。

“你從來冇有問過,我願不願意,”溫爾晚說,“慕言深,你隻顧你自己,你想著你的感受,讓所有人都按照你的意思來做事”

“我現在明確的告訴你,我不可能聽你的。我們是仇人,是一輩子的血海深仇!”

失去孩子的悲痛,父母在飽受折磨的心疼,自己無能為力的愧疚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