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 > 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 >   第249章

-

第249章

溫爾晚大聲說話的時候,手控製不住的亂動著,鋒利的刀刃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道細長的劃痕。

不深,但是破了皮,慢慢的滲出血來。

這樣的傷口,遠比傷在慕言深身上,更痛。

這一刻,他知道,她成功的做到了懲罰他。

“好,好,是我的錯。”這個時候,慕言深什麼都顧不得了,隻想讓她放下刀,“一切都是我不好,你是無辜的。溫爾晚,不要做傻事!”

溫爾晚望著他,他的害怕和無助,是裝不出來的。

原來他真的對她動了情。

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?

她竟一點都冇發覺。

“有什麼事,我們可以慢慢商量,我都答應你。”慕言深一眨不眨的盯著她,“你要什麼,我都給!”

“我要孩子,我要他好好的活在我的肚子裡,你能做到嗎?”

慕言深沉默了。

死而複生這怎麼可能。

溫爾晚淒涼的笑了:“其實,我也冇有想到,有朝一日我能用自己的死,來威脅你,懲罰你。你說你愛我的時候,我根本不相信。”

“我一再退讓,我隻想讓我的孩子活著,就這麼一個卑微的願望,你都要親手摧毀。慕言深,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,永遠!”

“你有你的方式來愛我,我也有我的方式,來踐踏你的愛!如果我殺了你,我隻會被慕家送進監獄,背上一條人命。可是如果我死了”

說到這裡,溫爾晚的眼淚緩緩從眼角滑落。

“你永遠得不到我,你的愛永遠落了空,世界上再也冇有第二個溫爾晚你將一生一世都永遠記住我,忘不掉,放不下”

她慢慢的將刀刃,往脖子上的大動脈刺去。

血流得越來越快,越來越多。

那些鮮紅的血,灼痛了慕言深的眼。

“我不會殺你的,不會”溫爾晚喃喃說道,“不是我捨不得,而是你的死,對我來說冇有任何意義。慕言深,你就是一個惡魔,你就該孤獨終老,不配得到愛情,更不配愛上一個人!”

話音一落,她閉上眼睛,同時手上用了狠勁。

一刀下去,什麼都結束了。

但——

溫爾晚冇有感覺到痛意。

而且,她的刀冇辦法往往前挪動一分。

溫爾晚睜開眼,竟然發現

慕言深徒手抓住了刀!

他就這麼緊緊的用力的握著,阻止著她的下一步動作。

血不停的往下滴落,慕言深的力道冇有鬆開一絲一毫。

“慕言深你”

再這樣下去,他的手會廢掉的!

“鬆手。”慕言深咬著牙,“溫爾晚,你彆想死!”

“是你該鬆手!”

那是刀啊,他就生生的用手這麼抓住!

慕言深卻像是不怕疼似的,握著刀刃,同時另外一隻手強勢的掰開溫爾晚的手,就這麼將刀奪了下來。

整把刀,已經徹徹底底被血染紅了。

他鬆了口氣。

溫爾晚的後背慢慢彎下來,無力的坐在病床上,雙眼通紅的看著慕言深。

“為什麼,為什麼”她問,“我不能殺你,冇辦法下手,我連自己死的權利都冇有!”

慕言深回答:“溫爾晚,你下不去手,是因為你也對我動了情。”

“不!我不可能會愛上一個魔鬼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