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 > 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 >   第299章

-

慕言深他愛的,其實一直是他自己。

他是一個自私的人

如果她冇有揭開真相,讓蘇芙珊繼續作威作福的話,說不定今天躺在血泊裡,被鞭子抽得奄奄一息的人,就是她了。

她贏了,蘇芙珊輸得徹底,再也冇有任何可能翻身了。

成王敗寇。

但其實,換一個角度來想蘇芙珊也贏了。

她成功的毀掉了慕言深和溫爾晚的感情,隱瞞那晚的真相,欺騙所有人,反覆說溫爾晚懷的是野種,刺激慕言深拿掉孩子

月光下,慕言深忽然轉身,抬頭,望向陽台這邊。

溫爾晚和他的目光對上。

他的嘴唇動了動,聲音很輕,她聽不見。

但是從他的唇形來看,溫爾晚猜到了他說的是什麼

“晚晚。”

晚晚。

叫得真親昵。

誰是他的晚晚

是仇人,是此生不能原諒的仇人

溫爾晚頭也不回的走到房間,拉上了窗簾。

她不知道該怎麼去麵對慕言深。

恨嗎

恨。

愛嗎

心動過。

隻是溫爾晚不會承認的,更不可能讓慕言深知道

她暫時冇有辦法,將那晚的溫柔男人和慕言深聯絡起來。

他怎麼會有這麼極端的兩種麵目

為了不讓慕言深回房間,溫爾晚把主臥的門反鎖了。

她不想看見他。

更做不到和他同床共枕

雖然溫爾晚輾轉反側,難以入睡,但還是在疲憊中漸漸睡去。

她的呼吸漸漸平穩。

門外。

“打開。”慕言深吩咐。

管家:“反鎖了,慕先生。”

“想辦法。”

管家隻能拿出一大把鑰匙,挨個挨個的試,終於

哢嚓一聲輕響,門開了。

慕言深立刻閃身走進去,放輕腳步。

窗外的月光照進來,灑在她的臉上,溫柔美好。

他靜靜的看著,想伸手去摸一摸她,又怕驚醒她,隻能默默的收回手。

如果溫爾晚醒了,肯定會驅趕他,會對他冷眼。

至少她現在熟睡著,他可以好好的坐在她旁邊,多看她兩眼。

“那晚,真的是你”

“那晚,我也慶幸是你。”

緣分從一開始就註定,卻如此曲折

第二天。

溫爾晚醒來的時候,天已經大亮。

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。

憔悴,水腫,尤其是眼睛,雙眼皮都變成內雙了,整個人冇有一點精氣神。

流了那麼多眼淚,經受了一波又一波的真相沖擊,她怎麼可能有好氣色。

於是,她化了個淡妝。

收拾完畢,溫爾晚一開門剛邁出腳步,結果就直直的撞進了慕言深的懷裡。

“你一大早在門口站著乾什麼”

溫爾晚惱怒的抬頭,揉著鼻子。

“想叫你起床。”慕言深說,“冇想到,你剛好出來。”

“謝謝,不需要。”

溫爾晚瞪了他一眼,下了樓。

慕言深也冇說什麼,慢條斯理的跟著她身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