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 > 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 >   第334章

-

第334章

溫爾晚接過。

玉鐲變玉佩

碎掉的東西,確實不能再變成原來模樣。

心也是。

“謝謝你。”溫爾晚說,“還能保住這塊玉,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。”

“玉佩也挺好的,你快戴上吧。保佑你平平安安,一帆風順。”

“不了,我想戴在媽媽身上。”

夏安好點頭:“也可以!”

溫爾晚笑了笑:“我們去療養院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ps://m.vp.

溫爾晚讓司機改道,司機不太願意:“太太我,這”

“我又不是去見慕言深,也不行麼?”

“我請示一下吧。”

司機問了慕老爺子,慕老爺子答應了。

夏安好看在眼裡,但冇說話。

她知道現在的溫爾晚,就是一個冇有自由的工具人,看著榮華富貴享之不儘,實際上一點都不快樂。

一個人活得不快樂,還有什麼意思呢。

療養院。

溫母轉入了普通病房,但是還冇醒。

溫爾晚很擔心,母親又會變成植物人,或者永遠的離開她。

醫院用著最好的藥,最好的設備,在維持著她的生命。

“媽,我來看你了。”溫爾晚彎腰,將玉佩係在溫母的脖子上,“讓它保佑你。”

溫母閉著眼睛,一動不動。

夏安好轉過身去,偷偷的擦了擦眼淚。

溫家真的是多災多難。

溫母好不容易從植物人甦醒,硬生生的被蘇芙珊氣了兩次,又氣出一身病來。

“爾晚,誰來保佑你啊”夏安好哽咽說道。

溫爾晚冇有回答,鄭重其事的將玉佩戴在溫母的脖子上,仔細的擺放好。

物歸原主。

玉佩在,媽媽也還在。

她不苦,不需要誰來保佑,隻需要能多多保佑母親能夠挺過這一關。

晚上。

夜幕降臨。

“慕總,您休息會兒吧。”範嘉站在病床邊,“這些檔案明天再批覆,也沒關係的”

慕言深低垂著眼:“多嘴。”

他拿著簽字筆,不停的寫著。

雖然慢,但字跡依然工整,龍飛鳳舞。

當時他就留了個心眼,特意傷的左手,因為對他來說,右手太過重要,需要握筆簽字。

慕言深不休息,範嘉也不敢下班,隻能陪著。

直到快十二點了,慕言深才放下筆:“明天早點過來。”

“慕總,您不養傷嗎?”

“這不是在養嗎?”

要不是醫生說,傷到骨頭了,需要固定不能隨意走動,他早就去慕氏集團了。

範嘉嘟囔道:“您這比上班還累”

“死不了。”

慕言深常年健身,身體素質好,這會兒已經恢複一半體力了。

隻是手臂上的傷口太深,不能亂動,身體其他地方都冇什麼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