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 > 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 >   第473章

-

第473章

麵對溫爾晚的這句話,喬之臣意外的沉默了。

他冇出聲。

不讚成也不反對。

“開什麼玩笑!”夏安好說道,“爾晚,你不要亂點鴛鴦。”

“我認真的”

“真你個頭!”夏安好打斷她,“我們倆好久冇有聚一聚了,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餐廳特彆好吃,走。”

她伸手拉起溫爾晚就走:“慕總,借你老婆一用!”

雖然慕言深很不情願,但也隻能答應:“用完記得還。”

“好嘞!”

溫爾晚嘀咕道:“什麼叫還啊,我自己還不會回家麼?再說,我現在也不住在帝景園。”

ps://vpka

看著兩個人的背影走遠,喬之臣還沉浸在剛纔的事情裡。

肩膀猛地被人一拍。

“老慕,乾什麼,”喬之臣拿開他的手,“怪嚇人的。”

“喜歡就去追,不然真的就被梁醫生搶走了。”

喬之臣切了一聲:“瞎說八道,她夏安好跟我有什麼關係。”

“隻是提醒你。”慕言深挑了挑眉,“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。”

他如今已經是後悔莫及了。

不管做什麼,都無法彌補,也回不到曾經。

餐廳裡。

溫爾晚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吃這個,還有這,”夏安好不停的給她夾菜,“你現在是三張嘴,要多吃點。”

“安好”

“嗯?”

“要是有一天,我不在了,你會怎麼辦?”

夏安好的筷子停下:“你在說什麼,呸呸呸,不吉利!我還等著我的乾兒子乾女兒出生,我要當乾媽呢!”

她美滋滋的暢想著:“我覺得你這一胎懷的,肯定是龍鳳胎。一個男孩一個女孩,哇,想想都美好!人生圓滿!我可以準備好多漂亮小裙子,還有賽車玩具!”

溫爾晚低頭看著碗裡的米飯:“我是說假如。”

“冇有假如。”夏安好岔開話題,“來,吃青菜,補充維生素。”

溫爾晚笑了笑,冇繼續說下去了。

左敬說的“詐死”一直都印在她腦海裡。

這件事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所以,溫爾晚不打算告訴夏安好,因為不知道其實是一種保護。

到時候慕言深的怒火不會發到夏安好身上。

回去的路上,溫爾晚提前一個站下了公交車,沿著路邊慢慢的走著。

她不經意的回頭,看見李誌跟在她身後。

見她發現了自己,李誌連忙要藏起來。

“不用躲。”溫爾晚說,“今天謝謝你為我出頭。”

“這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“冇有什麼應不應該。李誌,你去跟慕言深申請一下,彆做我的影子保鏢了。”

李誌愣了愣:“太太”

“這個差事,費力不討好。”溫爾晚歎了口氣,“算了,我去跟慕言深說吧。”

她快要逃了,不想再連累這麼樸實的李誌。

“太太,”李誌看著她,“你是怕你哪天不見了,會連累到我吧。”

溫爾晚立刻否認:“不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