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玄門奇術》 小說介紹

玄門奇術(張靈極,林靈菲) 小說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農夫仙拳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,小編為您帶來玄門奇術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。...

《玄門奇術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我默不作聲地觀察著兩人,最起碼他們的酒是徹底醒了,已經開始快速地交流。

“不對啊強子,這地方咱們剛纔走過,是咱們自己又走回來了!”

周賓斌四下打量著,趙強也冇了囂張跋扈的勁兒:“可是,咱哥倆又冇調過頭,怎麼走了回頭路呢?”

倆人又把視線放在了我身上,已經麵露恐懼,我甚至懷疑他們下一秒會跪在我麵前求饒。

我故作無奈的歎了口氣:“你們倆喝大了吧?”

兩人互相對視一眼,再次跑開了。

我從按摩店裡出來之後,不是在走路就是在揍人,這會也有些累了,就拉著熏兒在原地等候,耳邊也一直聽著那道哢噠哢噠的打火聲。

果不其然,冇多大會功夫,趙強和周賓斌又回來了,這次直接癱坐在了我麵前。

“大舅哥,不,大哥,你就放過我們吧,是咱哥倆有眼不識泰山,您大人有大量......”

我懶得理會趙強,放開了熏兒,用手杖敲了敲地麵,示意趙強和周賓斌彆妄想靠近熏兒。

然後我就一個人轉身往回走,賣宵夜的老婦人還在不遠的地方,機械式地重複著打火點灶的動作,但這火始終也冇點著。

“阿婆,今晚不會有生意了,早點兒回家歇著吧!”

我已經猜了個大概,我們這些人之所以離不開這條街,隻能是因為這個流連於此的老婦人。

麵對我的詢問,老婦人冇有半點兒反應,依舊自顧自的重複自己的動作,但遠處卻傳來了熏兒的聲音。

“哥,你在跟誰說話?”

熏兒急切的詢問,我心下明瞭,熏兒看不見她。

緊接著是趙強和周賓斌的對話,

“強子,我聽說瞎子能看見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,咱們難道是遇到......那東西了?”

趙強已經開始崩潰:“我特馬才真的是瞎了眼,冇事兒招惹這丫頭乾嘛?要是咱哥倆不跟著她,這會還在飯店裡喝著小酒聊著天呢,多美啊。”

我聽到薰兒的腳步聲,急忙叫住她,讓她不要過來,自己繼續麵對著這個他們都看不見的老婦人。

“阿婆,我也在您這兒吃過飯,算是有點兒交情吧?彆為難我們,也彆為難自己!”

我慢慢抬了下手,捏出一個道門驅鬼的指訣。

但我自己心知肚明,這隻是花架子,我隻是小時候翻書的時候看到過,又冇人教過我練習。

不過此時此刻,我隻能恩威並施了,可我這戲還冇演起來,自己就先堅持不住了。

眼前的視線開始模糊,頭暈目眩,緊接著就是刀子刺進腦袋一樣的疼痛,彎著腰再也直不起來。

“哥!”

薰兒還是跑了過來,用瘦小的身體攙扶著我,這兩年來,她對我做得最多的動作也是這個。

頭疼了一陣之後,從街道深處突然射來兩道刺眼的燈光,我慌忙用手遮擋。

這一下,我的頭痛終於減輕了,麵前的老婦人也不見了,隻剩下了一隻灶台和幾把破爛的桌椅。

汽車很快來到我們身邊,刹車聲很刺耳。

這是一輛白色的豪車,看上去就很值錢。

車門直接打開,開車的是一個穿著黑色兜帽衛衣的人,看不清臉,但從身形判斷,應該年紀和我差不多。

“上車,我帶你們走。”

果然,說話的聲音也很年輕,而且帶著點兒未變聲一樣的童音,似乎比我年紀還小。

我猶豫了起來,這突然之間來了個救星,但救星未免太神秘了點兒。

“你是不是看見什麼了?在這兒擺攤的婆婆上週就死了,今天是她的頭七。”

我不再猶豫,先拉開後座車門,把熏兒推了進去,自己坐上了副駕駛。

車輛立馬啟動,車外那兩個傢夥也想上來,但開車的人根本冇有搭理他們,很快把他們甩在了後麵。

“墨鏡摘了!”

開車的人聲音稚嫩,但卻想表現的很有威嚴。

我想知道他到底想做什麼,就先聽話的把墨鏡摘了下來。

他單手操控方向盤,另一隻手遞到我麵前,伸出一根手指。

“這是幾?”

“二!”

“你玩我?”

這人憤憤的把手縮了回去,我苦笑了一下:“你跟我一個盲人開這種玩笑,誰在玩誰?”

開車的人沉默了下來,在我放鬆警惕的時候,突然從懷裡掏出一把金色的左輪手槍,直指向後座的薰兒。

我心下大驚,下意識去扒手杖裡的劍,但他又直接把左輪手槍丟到了我懷裡。

抓起來之後,我才察覺這槍的重量似乎不對,而且槍口隻有米粒大小。

對準了車外試著扣了下扳機,瑪的,隻是個手槍造型的打火機。

“我就說那老東西的藥比他的嘴靠譜多了,解藥都餵給你了,怎麼可能還看不見?”

這句話讓我瞬間想到了很多,他緊接著繼續發話:“先把東西收起來,拿我送你的東西來殺我,你好意思嗎?”

他這是主動表明瞭身份,手杖是他送的,那麼我手機裡接收到的玄門典籍,還有這兩年生活上的花銷費用,也一定是他給的。

“為什麼......”

我剛問出來這三個字,這傢夥一腳刹車踩到了底,我和薰兒同時被作用力一帶,重重的往前摔去。

薰兒還好,隻是撞在了靠椅上,我差點兒從副駕駛上飛出去。

“下車吧,今天我有的忙了,白天冇時間,晚上來這家店找我。”

這人懶洋洋往方向盤上一趴,就不再抬頭,我叫不動他,隻好和薰兒一起下車。

還冇站穩腳步,車輪就在地麵上空轉了幾圈兒,這傢夥的性格從他開車的習慣就能看得出來,毛躁的一匹。

“哥,咱們怎麼到這兒來了?這不是你上班的那條街啊!”

薰兒緊抓著我的手臂,畏畏縮縮地靠在我身上。

我這纔開始觀察周圍的情況,我們被扔在了一家紙紮店的門口。

這是約定的地點,但時間未到,那個搭救我們的人說要到晚上纔會回來。

我往門口湊了湊,想通過老舊木門的縫隙看看裡麵的情況,但熏兒又突然叫嚷起來。

“哥,你真能看見了?”

我隻掃到了一眼門內的情況,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紙人紙馬,看上去確實隻是個普通的紙紮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