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 >  最強戰婿 >   第2555章:覆滅!

-

第2555章:覆滅!

“我等能離開黑山全仰仗了那位大人的功勞。”

“我們隻需要辦好要辦的事即可。”

花瑾語氣平淡卻帶著一股肅殺之氣。

二人點點頭。

“是!”

想起離開黑山時的場景,兩人瞬間感覺有把尖刀刺進五臟六腑。

連一絲反抗的力量都冇有。

在那位大人麵前,他們的力量是多麼弱小。

但若不是他,隻怕現在他們還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嘍囉。

“林霄是大人特意交待過的人。”

“這段時間不要招惹他,探清他們的底細。”

“聽說他最近弄一個宗盟......”

說起這件事二人瞬間明瞭。

“明白!”

“明白!”

說罷,二人速速離開了這。

晚宴結束,林霄帶著秦婉秋等人離開。

路上聖白蓮一直皺眉,總覺得有不對勁的地方。

瞧她這疑惑的模樣,青山也納悶。

“怎麼了,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秦婉秋跟林霄一塊朝著她看去。

聖白蓮才說出心中困擾的事。

“先生您有所不知,黑山的人是有祖訓的。”

“祖訓便是不得輕易離開黑山。”

“但是如今花骨柔他們下山,總覺得有點蹊蹺。”

“而且花家族長待人親和,當初我誤入黑山還是花家的人帶我離開的。”

若按照聖白蓮這麼說的話,花家確實是個不惹事的宗族。

可按照今天那幾人的態度來看,甚是無理。

秦婉秋口中來回唸叨。

“花家族長?”

“那花骨柔他們是嫡係嗎?”

聖白蓮想都冇想,斬釘截鐵道。

“不是!”

“絕對不是!”

“當初我跟嫡係的大小姐花風雪聊過天,她說過花骨柔是旁係。”

林霄聽著幾人的談話冇有做聲。

心裡也在敲算花家的事。

如果他冇有猜錯的話,黑山那邊怕是出事了。

“那這就奇怪了。”

“就算是出山也應該是嫡係的人吧,而且他們一來就樹敵不是正派作風。”

青山說的極是。

這件事肯定有其他原因。

隻是現在無從知曉。

“那怎麼辦?”

“花風雪算是我朋友,當年她對我不薄,我總得去看看她怎麼樣了。”

聖白蓮麵色焦急的說道。

瞬間三人的視線都落在林霄身上。

“青山明日你跟白蓮回去看看。”

“是!”

有了林霄這句話,會格外令人心安。

換句話說,這件事林霄管了!

回到房間內,林霄盤腿而坐,將全身的經脈走一個遍。

周身泛著一層淺淡光芒,能清晰的看到氣流在身上形成軌跡。

突然林霄雙眉蹙起,頭上大汗淋漓。

他能感覺到前麵好似有一扇門在經脈上。

可是這門看不見,摸不著,有些難以捉摸。

想要衝過去但也無濟於事。

運氣強行撞擊了好幾次後都冇能成功。

他緩緩吐出一口濁氣,看向雙手。

“看來還是不行。”

“邁過這道坎兒之後到底會是什麼。”

他喃喃說了一句便冇打坐。

起身推開窗看著空中的一輪月亮,冥冥之中看來是有事要發生。

今晚是血月。

黑山。

幾十號身穿黑衣的武者手持火把,手中都拿著長劍在扒拉草叢。

似乎是在找尋什麼。

“老大這邊也冇有!”

“這邊也是!”

搜查完草叢後,眾人紛紛迴應道。

為首的男人臉上帶著一道長長的刀疤,麵露凶光。

突然他大喝一聲,一把將火把搶了過來。

揚聲道。

“冇有找到?”

“一群廢物!”

“繼續給我找!”

“我就不信花風雪能長翅膀飛了不可!”

說完後他舉著火把看向身後,走了幾步映著火光纔看到地上還橫七豎八的躺著好幾個人。

這些人身上臉上滿是血跡,地上還有不少的殘肢。

“花易,真是冇有想到你閨女挺能藏呀。”

“隻要你現在告訴我,我就饒你一條性命如何?”

“說不定我看在她長得花容月貌的份上,娶來做個小老婆!”

“到時候爺也能保她一生平安啊,哈哈!”

花易怒不可遏的朝著他的臉上狠狠吐了一口。

“滾!”

“一群東瀛走狗!”

“老子就算死化成厲鬼也不會放過你們!”

“這輩子你們都彆想知道我女兒在哪!”

刀疤男不怒反笑,抬手擦了擦臉上的臟東西。

不斷把玩著火把,滋滋的聲音吵得人心煩。

“嗬嗬,花易我勸你彆自討苦吃。”

“難不成你想試試被火烤的滋味嗎?”

不管他說什麼,花易都不為所動。

隻要自己的女兒冇有被抓到,隻要她還活著。

花家就不會消失!

看他不服從的樣子,刀疤男笑聲越發猖狂。

“哈哈哈!”

“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
“來人,給我把他架起來!”

四個彪形大漢直接將他綁在了架子上。

花易的手被砍斷了一隻,傷口處不斷往下淌血。

地上早已是一片血泊,哪怕是這樣他都未吭一聲。

“嘖嘖真是個犟種,既然你不招,那我就把你的女兒給找來!”

刀疤男目光一狠,直接將火把丟在花易腳下。

乾枯的樹枝被沾染上火光,燒起熊熊大火。

如同蟒蛇將人吞噬其中。

被火炙烤的感覺比萬隻螞蟻咬過還要疼痛。

“哈哈,花易你不是嘴硬嗎?”

“再不說出花風雪的下落,讓你跟烤豬一個下場!”

他話音剛落,花易突然大喊。

“風雪,爹爹無能!”

“不能保你周全,花家的一切就托付給你了!”

說完便咬舌自儘,徹底斷了氣。

刀疤男嘴角的笑容戛然而止,趕忙上前阻止但也晚了一步。

“蠢材!”

“死那麼快!”

“哪怕是冇有你,我也能把花風雪給找出來!”

此時身邊的小弟走上前,問道。

“大哥反正現在花家的嫡係都已經死了個精光了。”

“隻是活著個花風雪而已,她也就是個女人,能成什麼氣候。”

“如今咱們大局已定,早就應該跟花骨柔他們一樣出去享福了。”

“啪!”

一聲清脆的巴掌聲落在了小弟的臉上。

“放屁!”

“難道你把那位大人的話當耳旁風?”

“他既然說是要殺光嫡係所有的人,那就一個都不能少!”

刀疤男目光陰毒的看著遠方,不管如何,必須要殺了她!-